在线
客服
关注
云筹
常见
问题
返回
顶部

惠英红三夺影后《幸运是我》不像演电影,而是真的在拿生活飙戏!

惠英红三夺影后《幸运是我》不像演电影,而是真的在拿生活飙戏!

发布者: 陈朝艳 2017.04.11

4月9日晚,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在香港举行,与此前第53届台湾金马奖由内地电影人“包揽”的盛景所不同,此次《七月与安生》此前获得12项提名,成为最大的热门。


图 | 获奖的林家栋、惠英红、林家栋

大家都以为此次的《七月与安生》周冬雨、马思纯,应该会打破香港电影金像奖一直是内地电影人无法“攻破”的大门。


因为金像奖对于参选资格有着极为严苛的界定,在官方资料中,对于参选资格有着许多硬性指标。例如导演必须是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的香港居民;出品公司必须有一家为香港合法注册公司;影片最少要有6个工作项目的工作人员为香港居民。


图 | 周冬雨金像奖造型

而满足于以上所有条件的电影则少之又少,所以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作为华语三大电影奖之一,香港电影金像奖是最“孤独”的。


最佳男主角:《树大招风》林家栋

最佳电影:《树大招风》


但是当公布影后奖项,惠英红打败热门选手《七月与安生》女主角周冬雨、马思纯,凭借《幸运是我》第三次拿下最佳女主角奖是,观众大呼意外的同时想到惠英红在《幸运是你》当中的演绎又觉得在情理之中,理应这样。


图 | 《幸运是你》剧照

提起惠英红,她真的算是金像奖上的一个特殊存在,三次提名三次获奖。不提之前的作品,只看此次她扮演《幸运是我》中的角色演绎,瞬间觉得实至名归,当之无愧。


网友评论这部剧“陌生的幸福。真以为今年找不出什么好港片了,幸运碰到这一部。群戏全部加分,尤其是红姐和陈家乐,不像演电影,而是真的在拿生活飙戏。人生是有不同阶段的,没有可惜,只有珍惜” 人生苦乐,春风化雨。”

 


《幸运是我》关于阿尔茨海默的电影,总能在细腻的感情中为人动容,将镜头聚焦于平凡的香港市井之中,用两个陌生人的意外邂逅,在一段真挚的羁绊中,不仅将亲情酝酿升华,营造了关乎陪伴的美好,更以其所聚焦的病症,彰显着一份厚重的人文关怀。



“幸运”是这部电影的契机,因为幸运失去母亲来港寻父又不被接纳的少年阿旭邂逅了孤独的老人芬姨,也是因为幸运初患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日益严重的芬姨偶遇了心地善良的阿旭,这两个本自陌生,阴差阳错在一起的房东与房客,他们的关系却在琐碎的生活中,透过演员出色的功底,情绪不断在日常中的累积叠加,使那源于陌生人之间的情感,凝结成了一种一如母子间的亲情羁绊。


这样的故事击中当下都市生活住对门都不识的我们,一击而中后劲绵长。这也是一部拉近人与人距离的电影,以幸运为名所打破社会隔阂的冷漠,让生活变的斑斓温柔。



惠英红向来给人一种“演戏用力过猛”的固有印象,但这一次的《幸运是我》,并非如此。


但在这部小成本文艺片中,甚至让惠英红放下了所有对演技的包袱。剧中芬姨患有失智症,经常忘东忘西,有时甚至毫无形象可言,满头的黑色染发油在大街上走,惠红英演绎这个角色很真实,让人怜惜。



现实生活中惠英红的母亲,许多年前就已经得了失智症。有切身经验的惠英红,完全无须塑造角色,也不用写角色小传,就已经可以100%投入到戏里去。


在电影放映后的座谈会上,惠英红一边说,一边又再次痛哭流涕:“当年,如果自己更懂得失智症是怎么一回事,那就好了!”不知道自己得了失智症的人,其实比身边的亲人更无助。



惠英红总是怨恨自己,当年错过了陪伴母亲的最佳时机。她只是觉得那时候的母亲很烦、很笨,怎么老是记不住事情?


惠英红没有想到的是,原来当时只有50岁的妈妈,已经是失智症的早期。如果你也看过《Still Alice》,你会明白,俗称“老人痴呆症”的失智症,从来就不是65岁以上老人家的专利,再年轻的青壮年,也有机会得这个病。



惠英红想用这部电影,向自己当年对母亲的“不耐烦、不理解”道歉,希望现已90岁高龄的母亲能原谅自己。


尽管,卧病在床多年的老母亲,再也没办法清醒地听到女儿的这句“对不起”了。但至少,《幸运是我》成了惠英红解开多年心结的契机。


拍完这部戏,惠英红也为自己的生命,找到了一个出口。这比任何奖项都要来得更重要,人最重要的,是学会放过自己。


而看过这部剧的我们除了佩服惠英红的演技之外,似乎还有一些别的东西在心底默默滋生!